「尊重歷史、又深諳藝術外交的法國,近年動手將一些姬瑪赫設計的新藝術鑄鐵涼亭,送到國外當「外交禮物」。收到這份藝術大禮的包括蒙特婁、墨西哥市、芝加哥、里斯本、莫斯科等,他們將這些藝術涼亭放在某座捷運站外,便與巴黎的「美好年代」有了連結。

台北也曾在致贈之列,台北捷運公司卻拒絕了巴黎的美意。此舉讓巴黎當局相當驚訝,因為台北是第一個拒絕這個禮物的城市。」

台北拒絕法國吉瑪的作品

「巴黎送出的大禮其實不是原件,但限量複製品就十足珍貴了,不然怎會四十年才送出五件?會如此小心翼翼地挑選對象?如果我是台北市長,我一定不會放棄 這個收大禮機會,即使巴黎市所捐贈的,僅是乙次的複製權(智慧財產權在巴黎市),我都會找個捷運出口站,用「擴大內需」的預算,讓二國工藝師合作,將之依 原設計圖一五一十地蓋出來,最好是全罩式,不然半罩式也好,最少最少也要是略罩式。甚至特別挖一條地鐵出口給這件作品也在所不惜。

最後最後,拜託一下好嗎?居然還有人在考慮與市容適不適合的問題?與台北捷運整體感適不適合的問題?台北市的市容根本就配不上這個Guimard地 鐵入 口,但有人會因為本身長得太醜,而拒絕戴上法國Cartier珠寶嗎?應該是戴上Cartier珠寶後,人就會開始有了要化粧的自我要求(開始整理附近環 境),不願再當醜人了…總之,人家願意把Cartier珠寶送給醜人,原本就有辱該珠寶,現在居然還被醜人嫌東嫌西,說什麼不適合我整體氣質的話,唉,這 種反應本身就是個笑話,正所謂的「人醜不自知」啊。」

拒絕巴黎捷運的文化禮物,台灣損失了什麼?

創作者介紹

Take It or Leave It

nextplay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