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10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最近鬧大的兩件事,職棒假球我想沒什麼好說的…都見面了…

而狂牛症是怎麼回事?碰巧今天上辨公室安全的課,講師提到日本也是狂牛症疫區,台灣也禁止日本牛,為什麼市面上還有松阪牛、神戶牛?

我想弄清楚…

狂牛症(BSE)的正確名稱是牛腦海綿狀病變,簡單來說,就是會讓牛的腦部發生海棉狀病變的疾病,會讓受感染的牛神經錯亂、運動失調、漸漸死亡。

起因…也是人類為了降低飼料成本,拿一些亂七八糟非牧草的東西來餵牛-骨骸。

而我以為,狂牛症是美國才有的,是可惡的美帝為了自家農民,強行輸出牛肉。真的是這樣嗎?

首先,狂牛症最早是在英國被發現的,而根據世界動物衛生組織狂牛症風險區網頁顯示第二級風險控制中的國家高達32個,其中包括狂牛症疫區及進口狂牛症疫區肉品的國家

bse_members.jpg

再看一下2008下半年狂牛症疫區圖,就知道台灣是因進口疫區的肉品才被列入風險控制中名單內。(深綠色以下的都是疫區,如日本、美國、德國、英國…)

bse_map.jpg

而依據我自己從行政院衛生署進口牛肉專區查到的資料,似乎從2004年開使停止所有疫區的牛肉進口,只有美加於當年三月重新開放。(台灣進口牛肉之健康風險分析.pdf)

所以…真的沒有合法進口日本牛,那市面上的和牛,不是假貨就是走私的。

這不要緊,我們不怕日本牛,就該怕美國牛,不是同樣都是疫區嗎?

媒體有注意到這件事嗎?民眾知道這件事嗎?政府在管這件事嗎?

庫賈氏病(CJD)又是啥?

就字面上的解讀,是當初由Creutzfeldt及Jakob兩位醫生,最早發現這種類似骷髏症(kuru)的病。

骷髏症是1950年因新幾內亞部落,有食用亡者腦部的習慣引發傳染的。

而庫賈氏病即傳染性海綿狀腦病(TSE)的其中一種,這類的讓腦部海綿化的病,是由朊毒體(prion)蛋白質所引起。

由於這東西是蛋白質,並非細菌。所以,高低溫也殺不死,真的吃到了,全熟和半熟,都是會死…

而它也不是只存在牛體裡,羊、鹿、貓都有。(貓…XD)

食用受感染的組織,確實會有較高的機率被傳染…乳製品則沒有這方面的顧慮。(庫賈氏症(Creutzfeldt-Jacob disease, CJD)及庫魯症(kuru))

根據行政院衛生署人畜共通傳染病的資料,台灣地區至2005年止,共發現160名庫賈氏病確認個案,歷年來發生率約為百萬分之0.5。目前的病例確實不多,但對於不幸中獎的那個人,機率可是百分之百啊…

寫到這裡,我只是想澄清一些事情,吃或不吃就是大家的自由了!頂多是內臟或骨頭肉少吃吧!

不過,花了快兩個小時,的確多明白了一些事實。

BSE是牛會得的病;CJD是人吃了BSE的牛後,有可能會得的病!

相關閱讀:

台灣被列狂牛症可控制區 很冤枉

給又變熱門的美國牛肉和狂牛症吐一下槽

從美國牛肉看美國政策

群魔亂舞的美國牛肉

nextplay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半山腰露天小舞台的手機海

太陽快跑

就算我 始終走不到盡頭 也沒有人能阻擋我 相信就能夠

黑暗中 還有太陽在前方 我最驕傲的信仰 不會再落下

Tizzy Bac 的歌詞總是搔到癢處 又帶點勵志

我閉上眼就看見 人群中你多耀眼 我 閉上眼就聽見 你 呼喊地多熱切

不知道歌名耶…(找到了,是"季後賽"多加的歌詞)

可愛的 鞋貓夫人

能夠給的我都給了 你要挺起胸膛更坦蕩蕩的活

能夠說的我都說了 只是緊要關頭不一定行得通

雛菊之歌 歌舞劇

瘋狂的豬雖然沒出現在歌單裡 但還是很high!

第一次的售票演唱會獻給鐵之貝克

nextplay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未來主義

運用線條、對角、噪音、同時性來作畫,甚至服裝、模型。

畢卡索的同時性是指同時間,物體的不同角度面像。

未來主義的同時性,是將一個時間軸同時呈現出來,如畫中有人會一眼睜開一眼閉上。

未來主義熱愛機械與速度,認為"汽車比自由女神還美",畫中表現速度的手法,現今依然可見。

未來主義起源於義大利,畫中也常用國旗三色,也有些許的愛國主義成份。

Treno alla stazione di lugo.jpg

Treno alla stazione di lugo - Roberto M. Baldessari 盧格車站的火車 - 巴德薩利

一邊是火車進站,光芒四射;一邊是擁擠的月台,遠處人聲嘈雜,近處有紅衣女子及戴帽子的抽菸男人。

延伸閱讀:維基百科Susan L.Domm Watcher

皮克斯

最炫的就是幻影箱了,可說是走馬燈的升級版。

一個大圓盤上,在正確的位置放著連續動作的玩偶,以一秒十八格的動畫原理,讓大圓盤一秒轉一圈,同時搭配閃燈,讓人的眼睛看到的是栩栩如生的玩偶在做著循環的動作,並且可從不同角度觀賞。

參考網頁:關於【玩具總動員幻影箱Zoetrope】

第一次影展

當天映後座談來的是林育賢與沈可尚導演

我發了一個問題:「請問還有在追蹤"鴉之王道"&"街頭風雲"中的西門町少年嗎?人在年輕時,可以很輕易說出要玩某樣東西到老,請問他們現在的狀況是如何?另外,每拍一部記錄片,都會繼續追蹤那些人物嗎?那是否隨著拍攝片子越多,要持續關注的角色也越多。或著到一個階段,就放手了。」

林並沒有回答到我提的青少年的夢想持續性的問題,但有說到拍攝者與被攝者的關係,其實很多時候,拍完片子就達到一個高潮了。並不適合再繼續作為題材,但也許還會保持聯絡。

沈在稍後也回答到關於我的問題,他說也許拍完後,也不用再繼續關注他們,因為接下來,每個被攝者的狀態會隨著時間而改變了。除非有不一樣的變化,否則就不用執著了。

畢竟過了快一個禮拜,可能我的描述會有些許失真,但我體會到一個放手的哲學。

另外,他們兩位都提到,拍攝記錄片與劇情片的最大不同就是你往往無法掌握發展的方向,最後的成品可能都不是當初的構想。

沈的"野球孩子"完全不是為了推廣所謂的國球,第一次的作品"噤聲三角"中,只是抽到比較差的離島,最後轉換對自己的檢討反省。

林的"翻滾吧!男孩"是當他在台北無片可拍,回宜蘭老家,又苦無想法時,跟著去哥哥的學校拍的。有趣的是他根本不喜歡體操,小時候的他,因為家人避免他步上哥哥練體操的路,讓他讀其他非體操小學,偏偏正值時興民俗運動的年代,他被迫成為扯鈴校隊,一邊是民俗服裝,一邊是帥氣的體操服,真是情何以堪。

記錄片,是有趣的,也可以有很多討論的空間,呈現的手法,甚至很有爭議。台灣在前六七年,很多記錄片如雨後春荀的冒出。那天也從兩位導演的言談間得知,其實很多記錄片同時也表達了導演自身的期許或是嘲諷呢!

nextplay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